阅读历史 |

昌州钱仲(二) (第1/5页)

加入书签

女主瘫坐在地上,右手抓着一段白色锦袍,白色锦袍的主人却手握长剑面色如铁般冰冷,长袍的下摆整齐的切口,看的出来和女主手上的碎片同为一体。

见此画面我自动脑补为,女子与男子本是青梅竹马,相约他日桃花烂漫,你便一顶花轿娶我回家。奈何妾心未变,郎意已迁,转而娶了千金名媛。女子空等数十载,妙龄少女也变隔日黄花,千般寻找,终是找到心心念念的郎君,却见别人夫妻恩爱。为求一说法,郊外诉衷肠,却遭郎君割袍弃之,顿时心碎如幽谷。

我一边偷看着,一边狠狠的扯着沐羽的衣袖,想拉他坐地讨论一番,却是被沐羽拖着走开。

“偷窥别人私隐是不道德的。”沐羽语重心长的教育我。

却让我一头雾水:“我这是意外看到的,而且人物多达两人,只算的上是好戏,应该算不得私隐吧。”

闻言沐羽很是无奈,见我执着于自己的说词,终是一咬牙丢下轻飘飘的几个字,让我瞬间觉得呼吸困难,虽然我并没有呼吸。

“那位白袍男子,就是钱仲,钱少君。”

瞬间我觉得我魄生的希望就在前方,甩开沐羽便朝着刚刚郎情妾意的地方奔去,却已是人去楼空,根本再不见钱仲人影。

于是在一瞬间的时间里,我体会到从地狱被调到天堂,走到半路人家说人提错了,又给狠狠踹下地狱的感觉。我开始埋怨沐羽不早点提醒我,许是沐羽终于招架不住我如怨妇般的情绪,答应带我去找钱仲,不过要等到夜半子时。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

关闭